注册
刘奇: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 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新建区桃花村挖断猪场道路 村委会与养殖公司斗殴


来源:中国江西网

“这些人隔三差五骚扰威胁我们,出入猪场的路都被他们挖断了。”近日,南昌市民翁女士向中国江西网反映,其在2015年起在新建区溪霞镇桃花村承租猪栏养猪,交了租金,手续齐全。然而,近1年多来,多次遭到了该村村民陈海文及村委会的骚扰、威胁,已经无法正常经营。

村民挖断两侧道路逼迫翁女士一家搬走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焦俊杰报道:“这些人隔三差五骚扰威胁我们,出入猪场的路都被他们挖断了。”近日,南昌市民翁女士向中国江西网反映,其在2015年起在新建区溪霞镇桃花村承租猪栏养猪,交了租金,手续齐全。然而,近1年多来,多次遭到了该村村民陈海文及村委会的骚扰、威胁,已经无法正常经营。

翁女士与新建桃霞养殖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

市民投诉:

承租猪场养猪 却遭多次骚扰威胁

翁女士从事养猪行业十余年,2015年,由于环保原因,翁女士的养猪场从瀛上村搬往了新建区溪霞镇桃花村,从原先养殖户中转租了一套猪栏,并与猪场的承建和出租方新建桃霞养殖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租期至2022年1月1日到期,租金共计15万元。

翁女士一家本以为选了一个好地方,没想到事情在2017年初起了变化。“2017年初,桃花村的陈海文带人来赶我们走,说我们没交村民的地皮费,把门都砸了。”翁女士称。

2017年2月26日,翁女士收到村委会要求搬走的告知书

2017年2月26日,翁女士收到一张村委会的告知书,告知书称,“葫芦瓜猪场用地是桃花村租赁给外来经营户老板,由于经营不善,不见老板人影,近几年租赁费用也未到付。”

告知书还称,“现要求租户老板从即日起15天内将自己物需搬出场地,不得延误,否则后果自负。”

翁女士觉得莫名其妙,“我交了租金给养殖公司,我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凭什么赶我走。”此后一年多,翁女士多次遭到陈海文的骚扰、威胁。“他经常来我这赶我们走,断水断电,造成猪死亡,还打电话骚扰。”

此后,镇政府介入调解,也打了官司,但都没有解决。

路被挖断一直没有填平

2018年4月23日,令翁女士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当天陈海文带了挖掘机来猪场,把出入猪场的路给挖断了。4月26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猪场两侧的道路均被挖了近半米的大坑,阻断了路人和行人过往。“23日,派出所要求陈海云把路填回去,陈海云并未照做。”

翁女士既无奈又气愤,“我们只是想着找个地方养猪,他们这么闹我们现在已经没法安心养猪了,正在打算搬走,这样做不是违法干扰我们正常经营吗?”

5月2日,记者从翁女士处了解到,目前,被挖断的路依然没有填平。“这几天下了雨,根本无法外出。”

养殖公司:

合同未到期 猪场建筑被村委会强占

那么,桃花村村民陈海文为何屡次三番要赶走翁女士一家?其所说的没交地皮费又是怎么回事?

4月28日,记者联系上猪场的承建和出租方新建桃霞养殖有限公司管理人员徐协佐,其告诉记者,“他们不仅干扰了养殖户的正常经营,而且,桃花村委会把养殖公司建设的猪场强占了。”

桃霞养殖有限公司与村委会签订的一份土地承包合同,2033年到期

徐协佐介绍,桃霞养殖有限公司分别于2003年、2006年承租了桃花村共计88亩的土地,用于养殖。在其提供的一份2003年签订的“承包合同书”中,记者看到,桃花村委会与桃霞养殖有限公司租用了28亩土地的30年使用权,一直到2033年到期。

合同要求,桃霞养殖有限公司分三次缴纳土地租金,租金就是陈海文所说的“地皮费”。徐协佐介绍,由于一系列债务及经营问题,桃霞养殖有限公司的法人及股东都进行了变更,这里的猪场也一直没人管,很多猪场都空在那。“2014年到2016年的土地租金就一直没人去交。”

后来,徐协佐受委托管理此事,2016年底,徐协佐曾前往桃花村交付村民的租金,“村民说租金太低了,要涨一点,养殖公司也答应了,我也承诺了,由于之前几年没交租金的问题可以赔偿,村民也同意了,至于涨多少,村民说要等年轻人过年回来商量一下。”土地租金问题初步达成一致但并没有立刻解决。

2017年初,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商讨涨多少租金,此事走向发生了变化。

2017年初,徐协佐前往猪场,发现陈海文在装修猪场,双方起了争执。据徐协佐反映,“桃花村支书闵章付赶了过来,说公司不存在了,法人也死了,现在猪场是我们的。”

但徐协佐当场表示质疑,“项目还在这里,土地承包合同还未到期。而且,合同规定就算到期了建筑物也是归养殖公司公司所有。”桃花村支书闵章付回了句,“这我不管”。

徐协佐称,村委会已经把猪场租出去了

为此,2017年5月份,桃花村委会甚至与桃霞养殖公司发生了斗殴。

据徐协佐介绍,现在,村委会擅自把猪场租了出去,已经产生了经济效益。徐协佐说,“他们必须搬出去,并退还违规收取的租金。”

桃花村委会:

村民没有收到地皮费 合同已到期

5月2日,记者联系上溪霞镇桃花村村支书闵章付,对于翁女士近一年多来,数次被村民骚扰的情况,他告诉记者,“不是那个意思,翁女士是被人给骗了,地是村民的,村民没有得到钱。”闵章付还说,“我也考虑到翁女士是受害者,愿意给她三到4万元搬迁的费用。”

对于出入养猪场的路被挖断一事,闵章付称,“老百姓没有得到利益,他挖的是自己的路,又不是你的路。”“桃霞养殖公司不是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吗?”记者询问。闵章付称,“私人合同有什么用呢?养殖公司没有与村委会签合同,签了合同肯定会保护它。”

此后闵章付又称,“合同2013年已经到期了,2013-2016年没有交地皮费,老百姓没有收到钱。”

对于桃霞养殖公司委托徐协佐与村民协商补交地皮费并得到村民同意一事,闵章付称“没有这样的事,不存在”。

此外,记者从桃花村村支书闵章付处确认,桃霞养殖有限公司建设的猪场确被村委会租出去了。

律师:

组织村民挖路系违法行为

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刘太金律师认为,村委会如认为桃霞养殖有限公司不履行相关合同,应当选择正规的司法程序,将其诉诸法院。待法院判决生效后,如承租方拒绝履行相关义务,则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而不应当采取断水断电,并组织村民挖路等违法行为,影响承租人翁女士的正常经营活动。翁女士由此造成的损失,可通过协商、法律等途径去主张。

此外,刘太金律师认为,村委会与桃霞养殖公司的合同尚没有到期,合同尚未通过法律程序解除,还具有法律效力,租赁一直有效。村委会强占养殖公司猪场是一种违法行为,养殖公司应该通过法律程序,立即要求村委会停止侵占行为,赔偿相关损失。

[责任编辑:万文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