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 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文化·大家》第52期丨谷雨读诗:10位江西诗人的春天独白


来源:凤凰网江西综合

南方的春天看上去有点糟,更像似夏天在附体。好在春色未尽,诗意还在盛开,又期逢谷雨,在江西,谷雨读诗,是一个坚守了60多年来的美好传统,因此,这更像一个久违的约定。本期《文化·大家》刊选1

南方的春天看上去有点糟,更像似夏天在附体。好在春色未尽,诗意还在盛开,又期逢谷雨,在江西,谷雨读诗,是一个坚守了60多年来的美好传统,因此,这更像一个久违的约定。本期《文化·大家》刊选10位江西诗人作品,以诗之名,向春天致敬。

(以下按笔画顺序排列)

这只鸟

作者:马策

它可以在任何地方栖息

也许有几次,它无限地靠近了我

而我视而不见。它因此离我而去

到处乱飞。此刻

它就停落在我窗前的树枝上

我先听见它的叫声

又看见它轻轻地扇动翅膀

并用尖喙轻啄自己的身体

它分明还看了我一眼

像在跟我示好

在这个春日午后,我接受了它全部的快乐

跟它共同生活在最短暂的时光中

然后目送它风一样地飞走

马策

诗人简介:马策,诗人,评论家,居南昌。

大河书

作者:王彦山

客居这座中部城市的多年

一些事物暗中起着变化

只有身边的这条大河

几乎一动不动,匍匐在

我们脚下,它时而丰满

但不垂腴,瘦,也不露骨

偶尔高涨,也有失落的时候

总体上是个好脾气的老先生

横亘在它腰身上的一座大桥的桥头

蹲着两只猫,一白一黑

从猫眼望出去的,是一城变幻不定的

灯火和川流不息的鼠民

很多外地人来到这里

爬上这座桥,看看这对猫

顺着猫眼的方向,看看江南

夜色中那座被不断登临

却不再产生伟大诗篇的高阁

一切都在建筑,一切都在流逝

我曾站在十楼,捧着一杯茶

久久凝视这条大河和附着在

它身边的景物,我感觉到平和

一种万物皆空的恬淡,缓缓地

如一艘采沙船驶过江面

王彦山

诗人简介:王彦山,山东邹城人,现居江西。出版有诗集《一江水》。

刑场

作者:布衣

几座丘陵围坐在一起,荒草把人世隔开

更高的山在远处看过来——

那些有罪的人,绑着,跪着

正午的阳光清亮如水,淹没了那些躲在松林里观望的人。

在那个瞬间,一群麻雀“嘭”的一声飞起来

像乡村学校里放学的孩子,一会儿就无影无踪

布衣

诗人简介:布衣,原名温云高,生于60年代,江西瑞金人,赣南五子之一,2017江西年度诗人,有诗作入选《2000中国年度最佳诗歌》《2009中国年度诗歌》《2017中国年度诗歌》《2017中国年度作品》《中国诗歌精选》等,曾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探索》《诗选刊》、《延河》、《创作评谭》、《星火》等期刊发表诗歌作品。

春天之书

作者:邓诗鸿

……我顺从于时光的安排

生怕触动,细小的春天,和它柔弱无骨的

三寸金莲;此刻,一小段时光的碎片

在不远处,抬起头来,啁啾着

仔细打量着春天的过客

更多的断片,退缩于历史的缝隙

相互簇拥着,掬一缕回忆取暖———

轻轻地,一小段时光,稍一侧身

一丛小草,就走在了我的前面

它们不听劝阻,转瞬之间

就肆无忌惮地在春天,汹涌、弥漫……

邓诗鸿

诗人简介:邓诗鸿,曾用名邓大群,七十年代生于江西瑞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理事兼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江西省作家协会理事,江西省文联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参加《诗刊》社第21届“青春诗会”。获中国公安2014年度诗人奖、2015江西年度诗人奖等奖项。

出版诗集《邓诗鸿诗选》《青藏诗篇》《一滴水也会疼痛》《一滴红尘》,散文集《灵魂的皈依》《从故乡出发的雪》。

难产

作者:老德

我生下的不是男孩

也不是女孩它可能是只猫

也可能是条蜥蜴更可能

什么都不是是一段

被大脑孵化过的文字

它记录一大堆的灾难

还有临盆时的阵痛

不我不会生下这样的劳什子

我生下的只能是

这个世界唯一来不得进化的

猴子它老在屋里蹦着

只有打开窗户看见

远处的森林和山谷

才会流露出人类特有的笑容

其实我并没有怀孕

什么也生不出生下来的只是

子虚乌有一些想象还有幻觉

经过了冬天漫长的等待

在春天里却难产了

老德

诗人简介:这个人就叫老德,会写一点分行的文字;不在乎别人的态度,只在乎自己的内心;不与人为友,却与己为敌,一辈子的努力,就是让自己完蛋。伪先锋写作的倡导者,下半夜写作的实践者,御鼎诗歌奖的获得者。出版诗集《本色演员》,《你就是我的王小美》《伪先锋、江西诗歌十人行》《伪先锋、江西诗歌三十家》《南昌诗派十四家》等。

喝咖啡,读楚辞

作者:江榕

一枝梅花,一只

素灰色的梅瓶。这就是我

书桌上的摆设。

除此之外,还有

一套楚辞。它们摆在一起

就是林薄参差的气息

当然还有咖啡。黄金曼特宁

又称:“苏门答腊虎”

它有安静的醇度和

杉木般寂静的回甘。

梅花下,喝咖啡,读楚辞

把人间关在门外

那感觉就像在镜中

为一头安静的苏门答腊虎投食

它轻提爪子,收敛踩碎

落叶的声音

偶尔也在纸页间

留下金色的毛发

江榕

诗人简介:江榕,1988年生,曾用笔名子衿,江西南昌人。诗歌散见于《中国诗歌》《诗潮》《芒种》《星火》等刊物,入选多个选本。曾获首届“诗探索·中国新诗发现奖”入围奖。有诗集《南》《归去来》,现从事出版工作。

雾中的雏菊

作者:吴素贞

不开到荼蘼,就衰败

到惨烈。一天,两天……

一朵雏菊,心中的大雾反复裂开

她停了下来,蹲伏的阴影

从花间摇落

湖水波光粼粼,半明的光斑

是昨夜它们与雨和解的部分

仿佛无数个结局正纷沓而来

蝴蝶立在花瓣,开合双翅

晨曦中漫步的人,推着镜框

一只水鸟忽地从草丛飞出

像云朵一样,又把自己扔进大雾

她站在那里

所有的美因为隐忍,从暗处开

从痛处开,从乱石堆里

破裂了的菩萨的头颅上开

吴素贞

诗人简介:吴素贞,女,江西金溪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十月》《草堂》《扬子江》《山花》《中国诗歌》等刊,诗歌多次入选各类年度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见蝴蝶》《未完的旅途》,英译合集《吴素贞的诗》。

春风吹过来

作者:林莉

可以肯定这些呜咽着连绵而来的声音

不是谁的抽泣也不像谁在呼喊

四月之末,雷雨已尽黄昏降临

白橙花落了一地

众多的黑蚂蚁围着一只小甲虫在转

平静的黄昏,平静的带湖

平静的只剩下这模糊的绝望的声音

呜——呜——呜——

一只翠鸟单腿立在船舷上

擦过茫茫的芦苇丛,擦过垂手可触的夜色

那么快、那么快……

林莉

诗人简介:林莉,中国作协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就读鲁迅文学院第十八届中青年高级研修班。获2010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2014江西年度诗人奖等。出版诗集《在尘埃之上》(21世纪文学之星2010卷)、《孤独在唱歌》。

我爱过的事物远不止于此

作者:林珊

一只虎斑猫的出现搅乱了我的平静

四月的雨纷纷落在它频频呜咽的低音区

年轻的邮差突然出现在雨后的路口

用修长的手臂,递来一枚湿漉漉的住址

萧萧的落叶翻转于半空退避——

哦,那些清脆婉转的鸟啼

那些还没来得及消失的柳絮

小巷里的春风啊,怎么吹

也吹不散,唇边呼之欲出的姓氏

我想起某个中午,你的手

反复逗留在山水的缝隙

可是我总也记不清楚,是谁的眼睛

凝视过沿袭的蚂蚁。是谁的耳朵

聆听过空白的寂静

你曾梦幻般坐在我面前——

窗外的柿子树缀满猩红的果实

在故乡,那个曾与你坐在小酒馆里对饮的人

不是我

在异地,那个曾与你泪眼婆娑紧紧相拥的人

我必定在梦中见过

林珊

诗人简介:林珊,80后,江西赣州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等刊物及各类诗歌选本。出版散文集《那年杏花微雨凉》,诗集《小悲欢》,曾参加第四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会,获2016江西年度诗人奖,第二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等奖项。

《千里之外的茶》

作者:杨瑾

水开了

我正准备泡茶

手机响了

是赵云从深圳打来的

他说他带了好茶

马上就要登机了

他要我等着他一起品茗

我心想,我在南昌,你在深圳

千里之外就谈喝茶之事

是不是有点虚妄

且喝我的茶吧

可两个小时之后

赵云就真真切切地

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顾不上和我寒喧

从包里掏出他的茶

投向壶中,注入沸水

再倒进杯子

他捧起来就喝,不怕烫嘴

把杯中的茶喝完之后

他缓缓地抬起头,说道

“都在这一杯茶中

其他的都是扯淡”

杨瑾

诗人简介:杨瑾,江西南昌市人,字宋玉,号如空、禅武者,毕业于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历史系;诗人、小说家、禅宗修行者、资深记者、策划人、平面媒体专家;曾从事过——教师、报纸记者、营销、企业策划、经商、电视台制片人、杂志主编等职业;12岁开始写诗,写诗无数,结集的有《我只向爱低头》、《石头镇》、《水槽》;近10多年以来涉猎小说,著有长篇小说《站着躺着》(已出版)、《初恋》、《聘用记者》;除文学创作外,还迷恋武术和书画;创立无限制写作,开一代诗风,以简单朴素的方式,抵达了诗歌艺术的玄妙之境。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