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 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刁亦男新片选角定胡歌 出品人李力:他俩相见恨晚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4月28日,导演刁亦男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宣布开机,并曝光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四大主演,受到无数影迷关注。这也是刁亦男继柏林金熊奖电影《白日焰火》之后筹备四年的新作。

《南方车站的聚会》主创合影:廖凡、李力、桂纶镁、刁亦男、胡歌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4月28日,导演刁亦男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宣布开机,并曝光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四大主演,受到无数影迷关注。这也是刁亦男继柏林金熊奖电影《白日焰火》之后筹备四年的新作。此次主控影片的电影公司,是曾出品《小时代》系列、《心理罪》、《冈仁波齐》、《北平无战事》等热门影视作品的和力辰光国际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首次投拍刁亦男新片,也更加说明,和力辰光将会在艺术与商业并举的路线上行进。

近日,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介绍了《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筹备和开机情况,并曝光了和力辰光新一年的影视计划,其中不仅有郭敬明导演的《爵迹2》,有张扬导演延续纪录式风格的剧情片新作,也有“建国70周年”献礼剧《新世界》。对于丰富和创新的类型选择,李力坦言,这是和力辰光的标志——不愿做同质化的作品。

此前法国媒体曝出《南方车站的聚会》(以下简称《聚会》)由法国电影公司Memento联合制作,Arte参与资助,由于Memento是曾经发行过金棕榈电影《冬眠》、金熊奖电影《一次别离》、金狮奖电影《三峡好人》的著名电影节推手公司,《聚会》的国际电影节冲奖之路也被普遍看好。李力承认,希望《聚会》在国际发行上有所收获,不过目前他还不能透露太多影片信息,并且未给刁亦男设置制作期限,他希望目前剧组能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进行创作。而对于选角,李力透露,刁亦男经过了长达一年全亚洲范围内的选角,最终定下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等演员,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与角色的契合度,以及演员愿意为角色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尽管该片投资过亿,但李力对其在商业性和艺术性上的结合非常有信心,这也是他与刁亦男达成合作的一种默契。

郭敬明执导的《爵迹》在上映时遭遇不少争议,但其独特的形式和创意也收获业内鼓励,近日郭敬明亦表示《爵迹2》会在今年上映。作为出品人的李力透露,《爵迹2》在第一部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一年多时间的制作,效果的提升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他认为这个系列一定能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重要的一笔。而作为多年的合作伙伴,李力也认定,郭敬明的勤奋和创新还能为观众带来更好的作品,面对市场环境和粉丝经济环境的变化,他也将经历反思和成长,希望大家给予包容的空间。

和力辰光今年另一部重头戏是由徐兵编剧、安建导演的献礼剧《新世界》,讲述建国前夕20天内几个小人物的故事,李力透露,本片将由一线演员主演,阵容会在本月内确认。他认为献礼剧与市场需求并不矛盾,最重要的仍是把握住朴素的情感和价值观。对于近来部分电视剧遭遇的“过审难”或退剧等情况,他认为创作者本身的问题更大,行业也需要冷静下来,放慢脚步,专注打磨好作品。

回顾和力辰光发展的历程,李力表示,自己始终坚持着影视行业标准的建立,以服务影视行业的心态要求自己,同时致力于建立中国特色的完片担保体系。他认为,中国的影视行业建立工业化标准,需要时间,也需要全行业内的支持。对于扶持新导演,他自认在电影公司中,和力辰光的力度是最大的,“我们会大量使用新导演,因为他们是这个行业的希望。”

李力

谈《聚会》:全亚洲选角一年定下胡歌,刁亦男与他相见恨晚

凤凰网娱乐:今年和力辰光有两部重头戏,想请您简单介绍一下。

李力:一个是我们的电影,叫《南方车站的聚会》,这是刁亦男继《白日焰火》之后,用四年的时间去做的一部电影,这个电影在我们电影行业里还是比较瞩目的,我们也会首次进行一个大胆的尝试,就是把商业和艺术结合在一起,去做一部这样的影片,而且希望在国际上能有一定斩获。所以这部电影集结了我们所有的优势,所有有效的优势资源,都在往这上面聚集。我们在4月28日已经开机了,希望能够在明年跟观众见面,能有一个比较好的成绩。

凤凰网娱乐:刁亦男导演之前的《白日焰火》,您参与过吗?

李力:刁亦男是我十几年的朋友、兄弟,《白日焰火》最早一稿的剧本就在我这,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他让其他的投资方投了,但我们一直都在探讨,一直都在关注这部影片。他在《白日焰火》之后,我们就一块儿聊,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电影?在艺术上面,是不是跟商业上面完全是对立的?能不能融合?如何有效、有机地结合?我们为这件事情探讨了很久,最终他也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也有激情,喜欢做一些比较新的东西,所以我们俩把想法一碰,觉得可行,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去做这部电影。

凤凰网娱乐:他在这部戏上也是有商业企图心的吗?

李力:一定,而且在这上面他有他的角度,他认为艺术上面和商业绝对不是对立的,一定是可以融合的。对于整个剧作也好,包括国际发行也好,国内发行也好,等等这些事情上面,我们有了比较明确的一些计划。

凤凰网娱乐:这个项目是您公司主投的是吗?

李力:对。

凤凰网娱乐:之前有一个法媒的消息,法国那边有发行方已经参与进来了是吗?

李力:对,因为它属于国际发行,国际发行还是以法国那面为主的,国内还是以我们为核心。

凤凰网娱乐:有冲击国际电影节的计划吗?

李力:你看到了国际的报道,那就一定是有国际上面发行的打算。

凤凰网娱乐:因为有法国发行方,之前也运作过很多戛纳竞赛片,所以大家都会猜测,是不是冲击明年的戛纳电影节还是比较有希望的?

李力:不排斥这件事情,各个电影节可能都会去。任何一个导演,他可能基于这三大电影节,都不会去放过的。

凤凰网娱乐:那制作周期跟发行时间有没有完全确定呢?

李力:这块上面我们不去特别地限制,说一定在什么时候发,一定什么时候上映,海外什么时候上,国内什么时候上,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时间。首先这个阶段,还是以他的拍摄为核心,以制作为核心。

凤凰网娱乐:那投资大概是?

李力:投资我们已经过亿了。

凤凰网娱乐:演员片酬上是否占了比较大的部分?

李力:完全不是,对于演员的选择上,刁亦男一贯的第一诉求,是跟角色的契合度。第二个诉求,是演员与这个角色的距离,演员给不给那么多时间去跟这个角色去进行融合?这点上面,我觉得现在我们所公布的这些演员,每一个做得都让我们非常感动,让我们觉得非常有信心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这些演员的专业性,这些演员所投入的时间,让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电影还是有希望的。过亿的成本在制作上面占的比重非常大,演员这块非常非常合理。

凤凰网娱乐:导演前期选角大概做了多长时间?

李力:一年多。

凤凰网娱乐:廖凡和桂纶镁是导演之前合作过的演员,胡歌和万茜是这次加入的,不知道他选择的原因是什么?

李力:在这个选择上,我们还是比较偏重导演的想法,因为导演确确实实选了很久,包括亚洲所有优秀的演员,几乎都筛选了,都想了,最后选定胡歌也好,选择万茜也好,是导演深思熟虑之后的确定。而且确确实实,他们跟角色的贴合度非常高。再一个就是他们确确实实愿意拿出大量的时间,去研究这个角色。

凤凰网娱乐:他们提前进组体验生活适应环境?

李力:对。这些事情上导演有特殊的要求,演员能不能配合?配合度高不高?虽然是很小的事情,但都是非常关键的点。

凤凰网娱乐:这是胡歌他休整之后接的第一部戏,挺受关注的。因为这两年来有各种传言,说很多戏找他,他一直都在推,为什么这部电影最终打动了他?

李力:任何一个演员看到他非常心动的角色,我相信是欲罢不能的,当然前提是,他是个真正的演员。那么作为导演来讲,他看到一个符合这个角色的演员,肯定也是欲罢不能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他们俩是相见恨晚,见面聊了之后,两个人的理念完全一致。至于坊间说的这些事情,可能在这部电影上是不存在的,他俩肯定是一拍即合的。

凤凰网娱乐:胡歌之前演电视剧比较多,在电影上暂时还没有一个代表作去证明他的票房号召力,从出品方角度会怎么看?

李力:我们有很多片子,即使没有一个专业演员,只要合适,我们也会启用。首先我们看他符不符合,另一个是他去演可信不可信?第三个问题说的是,他跟整个影片表达感情的点准不准确?就这三个问题。只要能达到这三点,我们不管他是什么人,他是亚洲巨星、中国明星,还是什么,这都是我们放在第二位、第三位再去考虑的事情。因为你想要有品质,然后目标是艺术和商业的有机结合,如果没有这个,后面都是虚的,根本谈不到。

从商业上来说,我觉得不是演员的问题,是整体的问题,包括故事,包括所有的主创,这块上面我们合起力来,去往这个方向去走,我们充满信心。

凤凰网娱乐:这次曝光的介绍并不是很多,法国那边的新闻会多曝光一点点,说胡歌演的是一个小偷的角色,是这样吗?

李力:这个事情上我这时候还真不能说,法国人怎么说,我们没有办法去控制,因为国际发行是他们。作为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在这个阶段非常安静地去创作,非常认真地去做好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能给他带来一些干扰。希望你们也能谅解。

凤凰网娱乐:您跟廖凡也是合作多次,您对于他之后的发展怎么评价?他今年的《江湖儿女》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之前获得过柏林影帝,大家对他在国际奖项方面的发展非常看好。您怎么看?

李力:小廖在咱们国内这些演员里是独树一帜的,他不太关注商业上面的东西。我跟他开玩笑,说他的表演是自成体系的,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够不断地突破他自己现有的体系,我们私下里也经常聊天,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包括姜文导演的电影、贾樟柯导演的电影、老刁的电影,包括我们的电影,还是希望能看到他更多方面表演的潜能。

刁亦男与李力

谈献礼剧《新世界》:一线演员演绎建国前20天内小人物的故事

凤凰网娱乐:今年和力辰光另一个重点项目是电视剧《新世界》,能否简单介绍下?

李力:在剧集方面,我们是继《北平无战事》之后,又做了一个关于北平的剧集《新世界》。明年是建国70周年,我们希望能够用这部影片给全国观众献礼,给我们建国70周年献礼。《新世界》是徐兵编剧、安建导演,我们希望他们联手来作这么一部剧集,通过一些小人物,展现国仇家恨下错综复杂的情感,核心是在新旧世界一个交替的过程当中,他们如何去承受,如何去拥抱新世界的这么一个故事。这也是我们筹备了将近三年多的时间,终于可以在今年下半年开机。这两个作品都是我们的头部作品,非常重视的项目。

凤凰网娱乐:演员有没有确定呢?

李力:演员我认为在一个月之内就会确定了,肯定全部是完全一线的演员,无论制作规模,还是平台资源、演员阵容,一定是超一线的配置。

凤凰网娱乐:这个电视剧是故事浓缩在20天左右?

李力:对,是从北京解放前22天,一直到10月1日,这样一个时间里的故事。我们完全是用一种美剧的风格和节奏感,去讲好一个中国的故事。

凤凰网娱乐:大概多少集?

李力:我认为应该五六十集吧。

凤凰网娱乐:五六十集讲二十天的故事?时间非常集中,会是一个烧脑剧吗?

李力:它不会那么烧脑。我们想的还是一个新旧世界的交替,在情感上面更加丰富一些,从老百姓的角度,去讲他如何承受历史的变迁。感受他碰到的所有的爱情和亲情。这部戏是我们继《北平无战事》之后,非常重要的一部剧集。

凤凰网娱乐:您怎么看献礼剧跟这个市场之间的关系?

李力:不是说我们要刻意去献礼,是刚好我们要拍,刚好明年就是建国70周年。这点上面我们觉得非常幸运。作品只要人物有血有肉,我们情感上面是有共鸣的,这才是最大的献礼。

谈电视剧过审环境:创作者问题较大,行业需要冷静打磨作品

凤凰网娱乐:目前电视剧环境有一个情况,政策有点不明朗,有好多剧拍出来,可能过不了审,或者没有办法去编排档期,发生了很多问题。

李力:这个东西是众多因素造成的。为什么它不过审?为什么有些平台不愿意播,或者退剧?我认为,从制作角度来讲,还是内容创作方本身的问题是比较多的。有些企业是不是因为资本的要求,必须什么时候要拍出来,必须什么时候要播,方方面面的因素可能都有,不仅仅是一个审查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行业自身一定要冷静一点,稍微慢一点,最主要的是我们需要时间去认真打磨一个作品。你如果没有这个时间,你一年要做几十集的剧本,当年开拍,甚至有些当年上映,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那是完全没法按照创作规律去做的事情,那我相信这个作品不会好到哪去。

凤凰网娱乐:但也有打磨挺久的,现在因为各种原因播不了,或者是过不了审,这些会对您的制作层面有一个冲击吗?

李力:我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东西,从我们有了这个公司开始到今天,我们始终把握三条。第一,你故事的可信度。如果是历史题材,你不能是悬浮剧,你不能把历史给架空了。如果说北平解放了,你却去讲别的了,就没有带入感,没人会去相信这个故事,你怎么可能再想后面的事情?

第二个问题,你的人物你也要可信,你塑造和建立的人物,一定是有血有肉的,这个非常重要。

第三个问题,可能才牵扯到你刚才说的,是不是过不了。实际就是看你有没有那种最朴素的情感,最朴素的价值观,你完全不是这么想的,那怎么可能表达出来?

所以当你有了这三点最基本的内容,就不存在能不能过审,让不让播的问题,这就是现实题材最核心的几个基础条件。无论你用什么方式,哪怕是科幻也好,你也要回归到朴素的情感、朴素的价值观上,你的人物要可信,要有情感共鸣,你没有,你怎么可能会好?所以大概率上有些作品肯定不具备这些条件,才会有不过审、不让播或者退剧的潜在问题出现。

凤凰网娱乐:是不是会有某种类型剧,目前来说是比较安全的?

李力:安全都是相对性的,就算是一个所谓安全的类型,你也有可能把它拍得乱七八糟。比如爱情故事,你讲的是一版,他讲的是一版,我讲的是一版,咱们三个人讲的效果都是不一样的,可能有价值观的问题,可能有情感共鸣的问题,在不同的角度或不同的阶段看待一个问题时,结果是不一样的,你不能一刀切,说我们都去讲抗战的故事。

抗战故事人家也能拍出《一个和八个》这样史诗级的作品,拍出《衡阳保卫战》那样可以留在影史上的作品,像这样的题材,你也有可能拍成手撕鬼子、裤裆藏雷,你可想而知,同样一个题材,不同的团队,或不同的人去做,就有不同的结果。

像我们有些作品,为什么要从小人物来去讲?大事往小里面去讲,因为用小人物去折射时代的背景,就是一个角度的不同,在艺术上面的追求也不一样,所以说一概而论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凤凰网娱乐:您个人有没有比较喜欢的,近期的一些电视剧可以推荐?

李力:剧集上面最近我个人确实没有看到一部非常好、像里程碑一样的作品,那种放在那儿三五年内超越不了的作品,我还没有看到。但是比较不错的像《美好生活》,比较接地气,跟我们的生活比较接近,比较真实,比较有情感共鸣。还有前一段时间的《生逢灿烂的日子》,在现实题材剧集里面,写的和拍的都不错。

李力

谈其他项目:

张扬新片在大理拍摄,《雪暴》有望定档十一,《爵迹2》特效提升远超前作

凤凰网娱乐:今年除了两部重要作品之外,已经拍摄的电影和电视剧会有哪些安排?

李力:我们每年要拍4到5部电影,剧集每一年在200集左右。今年有一个电视剧《儿子回家了》,是安建导演跟陈赫、李念合作的现实题材电视剧,讲述父子情,估计在下半年能播出。

电影今年要上映的是《爵迹2》和《雪暴》,还有张扬导演新的电影可能今年年底之前要上映,那是一部用纪录片的方式拍的故事片,是在云南大理拍摄的。

凤凰网娱乐:张震、倪妮、廖凡主演的《雪暴》也很受关注,但是一直没有定档的消息?

李力:我估计大概的时间是在今年的十一前后吧,现在还在做后期特效。

凤凰网娱乐:您对这部电影的市场期待是什么样的?

李力:我们的电影有一个共性,就是创新度很高。我们不太愿意做同质化的东西。这部电影在商业方面取得好成绩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因为观众没有看到过这种讲故事的方式,电影里那种在极地的追杀故事,在中国的电影里面是相对罕见的。我们还是希望发行方和我们制片方高度配合,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部影片。这部影片也是受到很多人期待的。

凤凰网娱乐:《爵迹》第一部的时候可能有些争议,《爵迹2》如今会有什么样的计划吗?

李力:《爵迹》第一部我是看到了很多业内人士对我们的鼓励,比如说,这是中国电影工业标志性的电影,完全用CG在做真人动画,本身试验性就很高。这点上面我也非常佩服导演,他这么年轻,而且敢于在自己的品牌还没有完全树立起来的时候,就不断地突破自己去创新,这件事情上面我是一直鼓励他的。

同时,我也认为《爵迹2》,通过第一部制作的经验,我们后期又做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原力动画(《爵迹》的制作方)在这件事情上面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们还是希望,《爵迹》能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一笔。

凤凰网娱乐:之后还会继续再做《爵迹》系列吗?

李力:有可能。原力动画CEO赵锐告诉我,第二部对于第一部的提升,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后期是不是还要继续拍?我们还要跟导演去协商,还要跟资源方、合作方共同协商才能定。

谈文艺片发展:中国市场权重升高,奥斯卡会越来越重视

凤凰网娱乐:前段时间江志强老板说,他觉得未来十年中国文艺片一定会迎来大爆发,会拿到国际电影节的最高奖,甚至会拿到奥斯卡,不知道您怎么看他的这种说法?

李力:每一个电影节偏好的东西不一样,戛纳有戛纳的偏好,奥斯卡也有奥斯卡的偏好。我从大的趋势上面来讲,这种说法是一定成立的。因为中国市场的权重越来越高,中国电影市场在国际地位上面也发生极大变化,我是说电影,没说政治,我相信奥斯卡会越来越重视中国电影。由于他们不断地重视我们,我们的电影在奥斯卡上面有所建树,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江老板说得非常准确。

凤凰网娱乐:现在整个中国电影界都有这个风向吗?大家都愿意去投拍更多有内涵价值的文艺片?

李力:这跟咱们观众有关系,观众的审美各方面不断在提高,对于好内容的辨识度也越来越高。现在一些偏文艺的电影受到了观众的热捧,就能验证这一点。并不是说他们只去看一些屎尿屁的段子,反而他们愿意去拥抱那些有内涵、有情感共鸣的内容,这一点是我们做电影的公司的一个福音吧。

凤凰网娱乐:您对于现在一些小语种引进片的票房爆发怎么看?比如印度片。

李力:我说实话,这上面,他们做得比我们好,不是说他的制作有多高,反而是他的故事、人设,做得淋漓尽致,可信的故事,发生在身边的事,哪怕很小的一件事。再就是有血有肉的人物,这些人物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我们没有关注,我们漠然,而人家在认真地思考。人家共情的东西做得非常到位,哪怕我们文化不同,我们都能理解,因为那是普世的价值观,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人都能够理解,甚至能够感动的价值观。所以我认为人家的电影行业,包括对于产品的打造上面,肯定比我们要用心很多。

凤凰网娱乐:那您认为目前好莱坞电影,对于华语片市场的冲击,是不是稍稍减弱了一些?

李力:我不这么看,好莱坞完全是工业化的,是一整个工业化的体现,国力的体现,它就是让你震撼,让你看到没有看到过的东西,这点上我们想要去追赶他们,我觉得还是需要时间。

谈粉丝经济:爆款电影还会出现,需要包容郭敬明的成长

凤凰网娱乐:跟郭敬明的合作还是会继续吧?

李力:对,小四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也是一个敢于去创新的人。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对所有问题的认知可能也到了一个新的程度,所以我也期待他能做出更好的作品来。

凤凰网娱乐:之前他的《小时代》系列,对之后几年的粉丝经济环境都有很大的影响,但如今这个市场的风向是不是有一些变化?

李力:一定会变,别说他,我们整个电影界都在发生变化。我们现在在做的所有事情,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断反思、不断修正的过程,我们行业越来越细分化。以前一个公司所有的事全干了,现在有专门的营销公司,专门的宣传公司,专门的发行公司,每一个环节越来越细分。行业如此,小四他自身更是如此。他也不断地在反思他的作品,哪些问题应该调整?哪些问题应该创新?他一定有一个过程。所以对于这些事情,我觉得不用大惊小怪,变化是必然的产物,是发展中必然要经过的过程,你想把它跨过去,你不能从小学一年级直接上大学,有没有神童?有,但这样的神童是一亿分之一。但大多数人,都是要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过程经历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就是一个不断完善自己,不断建立自己价值观的过程。我们要有一个包容性,要让他去长大,让他去开出他自己独有的那朵花,结他自己独有的那个果。百花齐放不就是如此吗?

凤凰网娱乐:那您觉得走粉丝经济路线的电影,还会再有爆款出现吗?

李力:一定会的,他只是不同的形式。就像当年我们做《小时代》,那个时候没有粉丝经济,我们就想,美国有小鸡电影也好,小妞电影也好,人家有粉丝经济,人家有《暮光之城》,为什么中国没有?我们来做一个尝试,但中国的问题是不断地抄袭、复制、复制、复制、复制、崩盘,它是这么个过程,但是它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去替代,不同的角度去做不同的东西出来,符合现在年轻人的价值取向也好,还是消费心理也好,它是个综合因素的存在。我相信一定会有的。

谈公司宗旨:建立中国影视行业标准,最大力度启用新导演

凤凰网娱乐:除了投拍影视作品之外,公司还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吗?

李力:我们主要还是希望能够建立出中国影视的一个标准,我们就是要搭平台、建标准、做服务。我们要有一个服务心态,除了服务我们的主创,我们的项目之外,服务行业,最终你是服务观众的。你心态要保证,我们不是要给人家教育,而是服务。

第二个方面,转过来说,你服务就要有标准,你盖房子也要有标准,到你家打扫卫生擦玻璃的阿姨都要有标准,我们这没标准吗?一定要有标准,有了标准,我们就能跟更多健康的资金和优秀的人才合作。当他知道你们的标准是什么,他就知道这个标准是不是适合自己?很简单,你适合我我就跟你合作,你不适合,我就跟那个标准合作去。

再者我们说到搭平台,我希望这套标准能够服务于更多的人。有了标准,你就可以往工业化上靠近了,这件事情任重道远。我们已经做了将近四年了,我会坚定不移地把这件事情做下去。我们也是拿来主义,也不是我们自己创作,我们去做完片担保也好,我们去做这些事情也好,做监理公司也好,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一步一步在建立标准的过程。所以我们说我们的“中国特色”,就是这个意思。

凤凰网娱乐:现在完片担保的体系,您觉得建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李力:现在完片担保,通过三年时间,我们把法律层级突破了。当时我跟江志强聊,我说咱们俩应该做这件事,他说我年龄太大了,但是我非常鼓励你,希望你能做这个事。他说如果把这件事情能做好,对于整个影视行业来讲是非常有追求的事情。当然也提到了法律的问题,不是说你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能做出来的。完片担保最完善的这些保险公司,包括基金公司,包括银行,包括监理公司,要应对什么样的法来做事情?我们就用了三年时间来做。

再就是跟各个行业,这些传统金融行业之间如何透明化?如何保障?如何转化?如何执行?我们又做了两年,已经是第二年,所有数据的积累、赔付、纠纷、磨合,全部就是量化、数据化,没别的了,老外就是这样,我就要你量化、数据化的东西,你的数据支不支撑你这套体系的完成?所以这是需要时间、需要耐力,需要整个行业的理解和支持。

凤凰网娱乐:刚才说到培养一些行业人才和新导演,公司有没有新的计划?

李力:我们一直在用新人,做新导演。无论你是作家变成编剧也好,变成导演也好,无论你是演员变成导演也好,编剧也好,无论你是编剧变成导演也好,等等这些事情,我们从未停止过,而且我们启用新导演的力度,在电影公司里面是最大的。明年很多影片里面,我们就可以看到很多新导演的出现,剧集也是一样,我们会大量请新导演,因为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希望。

[责任编辑:刘楚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